凤凰音乐节11天门票售罄,老狼助阵即墨古城民谣季,青岛音乐节太

2020-10-03   作者:   来源:

“双核”驱动之下的青岛音乐节 西海岸凤凰音乐节门票11天告罄 即墨古城民谣季老狼献声原创大碟 去年的凤凰音乐节照片。 突然之间,青岛乐迷成为全国最幸福的一拨人。在这个国庆档期,西海岸凤凰音乐节迎来李宇春、李荣浩、吴亦凡、Gai四大导师献艺,即墨古

“双核”驱动之下的青岛音乐节

西海岸凤凰音乐节门票11天告罄 即墨古城谣季老狼献声原创大碟

凤凰音乐节11天门票售罄,老狼助阵即墨古城民谣季,青岛音乐节太

去年的凤凰音乐节照片。

突然之间,青岛乐迷成为全国最幸福的一拨人。在这个国庆档期,西海岸凤凰音乐节迎来李宇春、李荣浩、吴亦凡、Gai四大导师献艺,即墨古城国际谣季推出五天民谣歌手狂欢,邀请老狼参加民谣季闭幕式暨原创黑胶大碟《即墨十三月》发布会。从西海岸到即墨古城,两大音乐节成为驱动青岛演出市场的双核,而且已经通过专业的运作、持续的投入、高企的热度、独具特色的向度成为音乐节领域的翘楚。音乐节是城市文化实力、时尚风向、消费水准的重要指标,随着爵士音乐节、朋克音乐节纷纷展开青岛合作计划,青岛将成为音乐节市场的重要一极;就像崇礼音乐节之于北京、简单生活音乐节之于上海一样,青岛也将构建歌迷、游客对北方海滨城市音乐节文化的丰富联想。

“连环”售罄,“凤凰”高热

凤凰音乐节11天门票售罄,老狼助阵即墨古城民谣季,青岛音乐节太

去年的凤凰音乐节照片。

9月22日,凤凰音乐节发布了“售罄”款海报,宣布早鸟票、预售票、门票全部售罄。从9月10日早鸟票发售,2020凤凰音乐节就成为拼手速、拼运气的抢票对象;由于本届音乐节没有现场售票,也意味着本年度抢票大赛至此全部结束。市场人士分析,凤凰音乐节如此高的市场热度,甚至两度登上新浪话题热榜,凭借的是它独特的概念。“从2019年的华晨宇到今年的吴亦凡、李宇春,观众能看到凤凰音乐节完全有别于草莓、迷笛、麦田等音乐节。传统的音乐节要么偏文艺要么偏摇滚,而凤凰音乐节偏时尚调性,它选择的艺人属于不一样的风格,一公开阵容就造成了歌迷的狂热。”

凤凰音乐节可谓青岛音乐节市场的“时尚之核”,除了李宇春、吴亦凡之外,汪苏泷、陈粒、乃万、许嵩、好妹妹乐队、花粥都是当下音乐节现场炙手可热的音乐人,而《乐队的夏天》爆红之后,二手玫瑰、刺猬、声音玩具等乐队也将让偏好乐队的歌迷大饱耳福,从青岛走出的人气乐队“橘子海”以英文歌、迷幻风著称,可以说,凤凰音乐节抓住了当下乐坛最为时尚的核心词汇:说唱、乐队、文艺范儿、原创……这些元素的复合,造成了凤凰音乐节在歌迷群体中影响力最大化。

以往谈到青岛的音乐节市场,业内人士往往注意到它的天然劣势:就辐射能力而言,青岛远不如济南、郑州等交通枢纽;然而随着凤凰音乐节的举行,业界突然发现了青岛的优势:凤凰音乐节有广阔的海滩、浪漫的海景,有足够多的本土品牌支持,有强大持久的资金投入,还有丰富的文创集市经验。三十年举办啤酒节的积累,让青岛在承接大型音乐节方面有了足够的经验。岛城资深演出经纪人战江表示,“青岛出现一个凤凰音乐节,完全是大势所趋。一个城市的经济、文化发展到一个时间点,肯定会出现这个级别的音乐节。一说崇礼、迷笛大家都会想到北京,一说简单生活音乐节大家都会想起上海;假以时日,凤凰音乐节也将成为具有标志性的文化符号。”

古城民谣,原创为王

同样在国庆档期,即墨古城国际民谣季已经走到了第五个年头。10月3日至10月7日,2020古城国际民谣季将在古城与歌迷重聚。民谣季策划人、著名DJ立波介绍,今年受疫情影响,民谣季走精品化路线,延续人文风格,给予歌迷精神上的支持和音乐上的慰藉,“我们邀请赵照担任民谣季开场,他的《当你老了》具有温暖人心的力量”。与众多“唱完就走”的音乐节不同,古城国际民谣季注重原创,注重对音乐人的扶持。10月7日,民谣季将推出一张由十三月唱片和立波共同打造的黑胶唱片《即墨十三月》。“这是一张在即墨生发出来的唱片”,立波介绍,即墨古城除了民谣演出外,还邀请十三月唱片入驻古城“民谣院子”,十三月老板卢中强在“民谣院子”里建设了两个顶级录音棚,引入国内外一线音乐人录制作品。卢中强表示,即墨古城非常适合音乐人创作,长达半年的民谣季吸引了源源不断的歌迷,民谣院子里既有录音棚也有两个小舞台,让更多音乐人把作品留在即墨。

在青岛音乐节双核里,即墨古城可谓“原创之核”。立波介绍,《即墨十三月》黑胶大碟是青岛原创音乐的集中展示,主打歌《偷偷长大》由老狼和青岛小女孩张栩宸合唱,张栩宸去年凭借《善良的大懒和菜鸟》在青岛原创音乐大赛上一鸣惊人,这次录制《偷偷长大》她也成为“民谣院子”录音棚启用后首位录制作品的歌手。《偷偷长大》歌词改编自安徽两位留守儿童的诗歌,卢中强亲自作曲,老狼被这首歌深深打动,他不仅与张栩宸合唱了这首歌,还将于10月7日亮相即墨古城献唱新歌。“这张黑胶唱片得到了青岛音乐人的鼎力支持,栾树无偿拿出了一首讲述中年心态的单曲《自在·滋味》,青岛说唱的代表人物沙洲也有一首作品收入其中。”

《即墨十三月》突出了即墨原创主题,民谣红人张尕怂、鹿京周分别与即墨盲人大鼓书、即墨柳腔合作了一首新歌,而一位即墨音乐教师创作的《即墨小路》也成为唱片中的一大亮点。立波表示,“十三月‘民谣在路上’已经坚持了十多年,我也在广播做了这么多年音乐节目,希望把自己喜欢的东西、跟青岛主题有关的音乐献给青岛歌迷。”

音乐节与城市共生

从赵雷唱响了《成都》之后,国内城市迅速意识到一首歌对城市品牌的作用;而音乐节对城市有着多方面的拉动效应:即墨古城在民谣季期间游客爆满、一房难求,凤凰音乐节创下了2019全国音乐节票房亚军的佳绩。音乐节与城市的共生,不仅体现在经济效益,还体现对文化符号的再造。即墨大鼓书走向国际音乐市场之后,崂山道家音乐也计划进行深度整理推广;凤凰音乐节引发西海岸躁动之后,爵士音乐节、朋克音乐节也迅速成为主城区聚焦的新亮点。

音乐节也是一个城市文化实力、时尚水准的整体呈现。以凤凰音乐节为例,四大导师阵容加上众多当红音乐人助阵,音乐节光是艺人成本轻松突破1500万,光是卖票显然很难收回成本。业内人士介绍,一线城市音乐节往往有多个快消品大牌的赞助、冠名,而青岛在这一领域缺乏有全国影响力的冠名商,持续两届的凤凰音乐节在冠名问题上一直花费大量力气寻找合作伙伴。另一方面,一个拥有常驻艺人的城市往往能够举行低成本的音乐节,像是上海由于李宗盛的存在而诞生了“简单生活”品牌,迅速形成了拥有城市格调的音乐节市场。“即墨古城在这方面已经做出了积极尝试,”业内人士分析,“‘民谣院子’的落成、运营,使得艺人在青岛的常驻、工作有了一个固定的落脚点,以此为基础,音乐工作室、大师班、创作周等计划可以长线铺开,让青岛拥有一个艺术区,大大降低各种音乐节的举办成本。” (青岛日报/观海新闻记者 米荆玉)

  •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