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焦点面对面:什么是文化遗产的尊严?

2021-06-12   作者:   来源:

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故宫博物院第六任院长、中央文史研究馆特约研究员单霁翔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故宫博物院第六任院长、中央文

  为什么他穿着布鞋,从走遍故宫,到行走中国?为什么他说自己是世界文化遗产的推广人?为什么他说文化遗产是有尊严的?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故宫博物院第六任院长、中央文史研究馆特约研究员单霁翔近日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和大家分享他在行走中的所思、所感、所悟。

中国焦点面对面:什么是文化遗产的尊严?

  访谈实录摘编如下:

  中新社记者:您现在很关注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从故宫的看门人,到世界文化遗产的推广人,这一静一动的转变,对您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单霁翔:我在故宫当了七年多的院长,我从来没静过。在故宫里面每天忙碌着、行走着、观察着,每天也要解决一些问题。退休以后时间比较多了,我就写一些书、做一些报告,同时参加人们喜闻乐见的文化遗产传播的节目。总的来说,想让文化遗产走进人们的生活中,让人们在生活中感受文化遗产对现实生活的意义。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一件事情。

  在文化传播方面,很多是关起门来专业机构的同仁来研讨。但是,你们在研讨什么?在推广什么?在实现什么?社会公众一般不知道。我发现做一档节目,比如《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上新了故宫》一推出就是数以千万计,甚至上亿的观众,他们通过节目能够轻松地了解文化遗产背后的故事。我想有机会参与这样的节目,能有更通俗的语言和更广泛的社会公众来交流。

  现在通过《万里走单骑》这档节目我有机会和当地基层甚至世代看护遗产的普通人,与文化遗产有深厚感情的民众交流。在这一过程中,我非常感动于接触到的最基层文物工作者,他们的情怀和奉献,以及为文化遗产保护作出的努力,这样的交流是我最难忘的。比如像武当山三代文物工作者,从爷爷1961年被调到武当山文管所,到他父亲,到他这一代,三代文物工作者一直没有离开这个地方,一直守护着武当山古建筑群、武当山世界遗产

  中新社记者:目前中国的“世界遗产”总数已达到55处,成为拥有世界遗产最多的国家之一,由此亦可见中华文明对全人类的贡献以及得到的认可。您如何看待和评价这样一种认可?

  单霁翔:中国是全世界拥有世界文化遗产最多的国家(之一),和意大利并列第一都是55项。我们并不是看重数量最多,关键是在这一过程中抢救保护了大量珍贵的文化遗产资源。

  比如万里长城,过去不是一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61年山海关、居庸关、嘉峪关、八达岭这些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然后陆续公布一些点段,始终不是把它作为一个完整的线性文化遗产。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时候,中国政府把长城作为整个项目申报,一个跨越十几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各个(历史)时期的万里长城变成了一项世界遗产,非常令人震撼。这就表明我们对遗产保护的认识在强化。

  比如过去泰山,我们保护摩崖石刻,今天我们说泰山和背后的山体是不可分割的,摩崖石刻的内容和整个泰山文化是不可分割的。中国政府把整个泰山作为一个完整的项目——人与自然和谐创造的项目申报,世界遗产(之前)没有这样的项目。当时只有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两类,泰山作为双遗产成功了,世界遗产才开始有了第三类,以后中国泰山、庐山、青城山、峨眉山、五台山、武夷山、嵩山、黄山这些大山才进入了世界遗产。这就完全改变我们过去保护的格局,也改变了过去传统的文物保护的认识。

资料图:泰山岱顶,鸟瞰碧霞祠全景。安哥 摄 图片来源:CTPphoto

资料图:泰山岱顶,鸟瞰碧霞祠全景。安哥 摄 图片来源:CTPphoto

  中新社记者:您常常说,无论文物还是文化遗产都是有尊严的。您所说的“尊严”的含义是什么?

  单霁翔:这些世界遗产历史悠久,有的甚至是旧石器时代的遗产,良渚遗产已经5300年。我一直认为它们是有生命历程的,不但有过去辉煌的历史,也应该在今天健康地走向未来。

  有生命的历程,我们就叫它有尊严。我认为,我们的工作就要使文化遗产拥有尊严,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能在今天的现实生活中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才能惠及更多的民众。人们知道这些文化遗产保护的意义,才会倾心地参与到文化遗产保护的行动中来。大家都来保护文化遗产,文化遗产才能更拥有尊严,这就是一个良性循环。否则,人们不知道这些文化遗产对现实生活是什么意义,就不太关注它,甚至在城市建设中没有注重保护它,它就成为城市建设的包袱,这就是我们要避免的不良循环。

  在老司城,我对孩子们说,这是比金银财宝还要宝贵的,你们世代能够享用的文化遗产的金名片。人们从全国各地、世界各地来到老司城,看到一个原生态的,包括土家族在申遗之后的现实生活,也包括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摆手舞、茅古斯,人们是怀着羡慕的眼光和对民族文化尊重的态度来看,所以会更加努力保护文化遗产和传统村落。

  中新社记者:从“萌萌哒”故宫御猫、戴墨镜的乾隆到现在各大博物馆都推出各具特色的文创产品,最近的各种文物盲盒甚至被网友买到断货。作为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您如何看待文创开发对文物活起来的作用?

  单霁翔:故宫是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也走过了几个阶段。一开始像台北故宫,他们也做了很多文创产品,有的“萌萌哒”。北京故宫面孔是不是也能更加活泼一些,能够与社会中的年轻人有所沟通,我们也研发了一些,效果很好。社会各界不断地支持故宫文创产品研发,到2018年故宫研发的文创产品加起来已经到了11900种。

  我们意识到应该上台阶了,故宫就提出一个口号,要从数量走向质量提升。在这一过程中,我们的文化创意产品、数字产品逐渐升级,实际上对全国文物系统、博物馆是有一个带动作用的。到现在,我们非常可喜地看到,很多文化遗产地、很多博物馆开始研发自己独具特色的文创产品,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

  我感到一个普遍的、大家能够接受的经验就是:一定不是模仿、复制、抄袭某个类别或是某个博物馆的产品;一定是结合自己的产品深入挖掘自己文物库房,甚至是人们鲜为人知的一些历史细节;一定要详细观察人们的现实生活,把文化资源和人们的现实需求对接、结合起来,这样才会出人们喜爱的、愿意带回家的文化产品。

  •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