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赐贵金属有限公司来分析判断下跌的几个误区

2020-08-12   作者:   来源:

香港金赐贵金属有限公司来分析判断下跌的几个误区

金赐贵金属在市场下跌过程中,舆论往往会表现出一种“下跌抵抗型”思维。香港金赐说以“下跌空间有限”为主调,在不断唱多的过程中,往往不知不觉已跌去一两百点,待到大盘真正见底时,持有这种思维的人往往又会变成最悲观的人,从而造成踏空。究其原因,香港金赐贵金属主要是由于在市场研判中存在以下几个误区:

1、“做空能量不足”论。这种观点是机械地以成交量的大小来作为判断涨跌的依据,通常将下跌过程中的缩量视为“做空能量不足”,从而得出“下跌空间有限”的结论。香港金赐讲啊实际上,我们在实际操作中经常会遇到缩量再缩量的情况,这说明“地量”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仅就这一现象不足以判断下跌空间的大小。成交量的减少可能具有双重含义:一方面说明做空能量不足,但同时也有可能表明市场做多力量不足。因此,成交量的萎缩并不能引导出“下跌空间有限”。实际上,在大多数情况下,成交量的减少都是与下跌相对应的,即使没有任何外界因素的影响。也就是说,在做多与做空意愿都比较淡的情况下,随着时间的推移

套现的力量通常会略强于增仓的力量,从而造成大盘阴跌的走势。直到出现某一具有明显倾向的消息,大盘才会改变原有的运动方向。

2、“政策保底”论。历史已多次证明“政策底”并不是固若金汤,也有屡次被打破的先例。实际上,所谓“政策底”就是管理层对市场宏观调控的一个大致界线,而不是一个精确的指数。毕竟管理层不是市场的直接参与者,而且市场中的不可预见因素也是来自多方面的,“政策底”到底管不管用还要根据市场的实际情况作出自己的判断。否则,市场操作都步调一致听指挥,岂不是变得非常简单了,那到底是谁亏钱呢?

3、“个救市”论。几乎在市场每一次下跌的过程中都会看到这样的言论。近期的“中关村”、“清华紫光”、“浦发银行”等一个又一个美丽的肥皂泡在阳光下破灭,个股在上市之前屡次被股评家们寄予厚望,希望其成为“市场领头羊”,现实已经告诉我们这种观点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历来都是“时势造英雄”又怎么能寄希望于“英雄造时势”呢?我并不怀疑这些个股在今后的行情中可能会有“领头羊”的潜能,但并不能由此而说明这些个股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揭竿而起”,而只有在大盘处在真正的底部时,这时的个股行情才可能成为大市反转的“导火索”。

金赐贵金属有限公司在上述讲的误区的形成都是由于没有能完整地考虑市场内外综合因素的作用,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造成很大的片面性,因而在判断市场走势过程中也带有很大的偶然性。投资者们要注意。扩展阅读:

�Q � �����G���市场指数再用多少年能回到1990年的高点?相信目前几乎无人敢言。

  误区二:盲目持有而不考虑企业质地

  市场上有一类我们称之为“买股票买成股东”的投资者,他们往往盲目推崇或者错误理解长期投资理念,不分青红皂白地买入持有,以为只要捂着手上的股票,股价都迟早能回来或者赚钱。其实这是一个极大的谬误。我们为什么要长期投资,是希望长期内企业能够不断成长,并分享到财富增长的成果,但很多投资者却把捂着基本面没有改善希望的垃圾股也算做长期投资,这是一种误区。

这类题材股、垃圾股往往都会编造出一个个美丽的故事,要么说不久将展开重大并购重组,要么说得益于某类看似诱人的题材,未来业绩会翻番云云。与那些基本面发生了临时性恶化的公司有着根本不同,题材股、垃圾股股价高高在上,没有任何看得清楚的业绩支撑,随时都有一切财富成空的风险。即使就算十个题材股、垃圾股会出现一个重组成功从而投资获利的投资者,根本就不是长期投资,而完全是一种投机赌博行为。

�'; " � p<���G�an>

  你也是群体行为的一员

  不管你是学者、商人、政客、士兵还是平民,都会在特定的情形下成为群体行为的一员,这在心理学、社会学等诸多领域都得到了印证。例如,法国大革命期间,巴黎成千上万市民几天之内虐杀了关在监狱里的僧侣贵族一千五百多人,连十二三岁的孩子也没放过,群体行为的无意识带来一种冲破压抑、胆大包天、法不责众的快感。又如,在美国的“猪湾事件”中,约翰·肯尼迪总统的内阁提出了一个入侵古巴的错误建议,却由于所有人都无意识地服从群体决策而获得通过。而在股市中,当大家都在股价的上涨中疯狂买入时,就连对股票一知半解的老太太也会情不自禁地倾囊投入。

  金赐贵金属可以说,从众作为人的本性,无论承认与否都是客观存在的。而股市中的信息非对称,让具有较少信息来源的投资者倾向于模仿其他投资者的行为,因此这也是一种市场化现象。

  群体行为的后果

  不容否认的是,长期看,群体行为有其正面效应。比如,英国和美国在铁路泡沫之后,全国铁路网的基本框架就构建起来了。互联网泡沫散去之后,美国信息基础设施上了一个新台阶。

但是,短期性的、疯狂性的群体行为经常造成社会或者股市的动荡,严重时则会引发系统性风险。在疯狂群体行为的酝酿过程中,一个很小的事件就可能打破整个群体的平衡,引起群体力量的集中爆发,而谁也无法料到谁、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会打破这种平衡。这正是此种群体行为的可怕之处,比如前不久的道指暴跌千点事件,一开始有人说是交易员下错单,后来说是程序化交易,再后来又说是美国中部某对冲基金大量卖出指数期权合约的结果,众说纷纭,但不管是什么力量打破了市场的平衡,暴跌实实在在地发生了。与此同时,参与此种群体行为的个体往往面临着巨大的损失,比如很多散户盲目地追涨杀跌都以血本无归收场。而在一项深交所的权威研究中,上市首日买入22只样本股票的个人投资者整体亏损比例达到51.28%,个别股票的投资者账户平均亏损比例甚至高达99%。

  •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