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两次“清内存” 上海挂网再踢出2000余个药品!

2020-05-19   作者:   来源:

三年两次“清内存” 上海挂网再踢出2000余个药品! 医药网5月19日讯近日,上海市阳光采购网连发两份公告,分别要求关闭无采购记录的医保药品和自费药品的采购状

  医药网5月19日讯 近日,上海市阳光采购网连发两份公告,分别要求关闭无采购记录的医保药品和自费药品的采购状态,此次涉及871个自费药以及1310个医保药,包括一些明星品种。业内人士推测,这些药品之所以没有采购记录,一是药企同时有多个规格;二是挂网价格过低,药企放弃销售;三是药企进行过增补包装,导致有些包装未被医院采购。医疗机构确有采购需求的,生产企业可按新申请药品规则重新申报。2017年6月,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关闭2016年无采购记录药品采购状态,共计8763个药品暂停挂网。”

 

  曾有业内人士随口那么一说:中国医药市场有多少种药就能满足临床用药需求,根本不需要近20万个批文,大而不强,反倒滋生许多问题。仅从上海阳光采购网三年内的两次“清内存”操作来看,合计关闭10944个药品规格的交易状态,可见“家底”厚实,全国也相近。

 

  2020年国家全面推进药品集中采购,继续推动化药一致性评价。回顾过去十年,中国仿制药高歌猛进的过程,是仿制药企业和产品数量爆发的时代,也是仿制药品质和价格非议激烈的时期。继续展望,时下的改革不仅实现医药控费,也能拔高仿制药品质、保护仿制药竞争。

 

  上海阳光采购网对僵尸药品的两次集中“除名”,有两个特征:一是不仅针对医药目录药品,是比医保目录采购还大一圈的联动管理措施,意义很大;二是不仅针对仿制药品,还涉及其他各类药品,决心很大。本文我们另辟蹊径,从严厉的上海经验中寻找仿制药应见的光明。

 

  01 仿制药下跌行情有底线

 

  先举个战斗例子:粟裕司令员指挥苏中战役七战七捷,首战宣泰,除据守泰兴庆云寺的一个营部外,国民党军八十三师3000余人被全歼。国民党军四十九师企图趁华野主力在泰兴之际,进占如皋。然而,泰兴的华野只是粟裕故布疑阵,实际上主力早就撤出去并准备打伏击。

 

  这个例子启示我们:从国家到地方一系列带量采购逐步打击了仿制药整体市场规模的局部,目的不是打散打垮仿制药局部市场。运用综合政策引导市场自主改革并继续发展,是上海阳光采购网此番做法的一项预期。摒除低效、僵尸药品是裂变,加码关注活跃药品就是聚变。

 

  中国医药市场绝对要依靠仿制药填充绝大多数医师处方,这是从国际比较经验得来的必然结论。而且由于中国医药科技转型进步需要时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国情民生需要时间,我们必然需要一个大而要强的仿制药市场,对仿制药一系列审评、控价政策必然要斗而不破。

 

  “除名”10944个药品规格以后,留下的部分仍包括很大数量仿制药,在它们之间,在它们与适应症相近品类药品之间,按照新医改的规则竞争会更活跃。美国市场上,仿制药处方量占比90%,金额占比20%,仿制药在我国市场表现也会十分抢眼,且主要依靠国产的仿制药。

 

  02 仿制药竞争保护有活力

 

  “在过去十年,中国的仿制药产业发展迅猛。2017年,中国的仿制药市场规模达到5000亿元,据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测算,到2020年我国仿制药市场规模可突破万亿大关。公立医院仍是中国医药主战场。业内普遍认为,未来将会有90%的仿制药退出市场,仿制药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加强,而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也可能将最先被淘汰。”

 

  上海阳光采购网有这么多挂网药品规格在2019年无交易记录,刨除产品已停止生产的情况,具体原因不外乎:卖方不想交易或买方不想交易,结论就是复杂、辛酸。挂网“除名”措施吸引了各方对挂网药品规格正常交易状态的关注,提高了挂网采购管理的严肃性和实效性。

 

  药企不论大小,在阳光采购网面前就看有没有具体品规有没有努力实现销售。知名药企往往生产规模大、品种和品规多,且成本控制占优,医药代表队伍大,也一直被认为在仿制药市场洗牌中占尽优势,但其品规多也是造成本次挂网药品“除名”中出现一些知名品种的原因。

 

  在三明医改的必要性背景中,也屡屡出现国内知名药企带金销售的案例,知名药企往往不比未知名药企更守规矩。通过盘整挂网药品,使口惠而实不至的挂网现象被及时淘汰,竞争空间将更容易观察,引导大小药企之间在认清彼此优劣势后展开差异化竞争,均受到规则保护。

 

  从大方向看,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是必须的,但必须经历一个逐渐的过程。政策要求比市场反应快,在推进带量采购时,药企兼并竞争遵循着规律和速度。临床即时用药需求比全部过一致性评价早,竞争者之间在品质和效率上综合比拼。谁也不能忽视或故意抵制中小药企发展。

 

  03 一些药挂网除名有风险

 

  “仅2020年4月,已有江苏、深圳、北京等地暂停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产品。从多省份发布通知看,一致性评价进程正在加快,今后将有大量仿制药批文退出市场已成定局。”

 

  目前,一些省份对药品挂网价格联动,要求药企取在各省级平台的最低交易价格挂网,而并非各省级平台的最低挂网价格。假如规定要求的是后一个价格,就无须上海阳光采购网亲自梳理“除名”,涉及相关利益的药企会主动调整或撤回挂网价格,就会减少行政干预的误伤。

 

  行政干预会误伤什么呢?可能对临床显短缺药的药品和市场应清退的药品,傻傻分不清楚。被“除名”的有些药品确实可能面临停产,使临床缺少好药,需要政策支援才能复产。对此,建议为相关药企开启申诉和求援的快速通道。时代一粒沙落个体身上是座山,挽狂澜于既倒。

 

  配合这项工作,建议同时开展日常的、广泛的、有品规针对性的药物经济学分析。请不服挂网行政决定的药品规格不服来战,请知其然知其后果所以然的药品规格安静走开。另外建议上海将“除名”品规及时提醒跨区域的其他联盟平台,探索超越价格联动的多维关注和研究。

  •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