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60万巨奖招信鸽比赛出问题 竞技变赌博

2020-10-02   作者:   来源:

农博特养是一个集实用技术及市场信息于一体的行业频道,下设价格行情、市场分析、企业动态、实用技术、法规标准等11个子栏目,实用技术还包括一些特种兽类、宠物

  今年,兰州金羽赛鸽公棚举行了一场总奖金额为60万元的信鸽比赛,吸引了全国各地鸽友的关注,但由于整个比赛缺乏监督管理,这场竞赛从一开始就出现了问题。

  60万巨奖

  招来千羽信鸽决雌雄

  金羽公棚承办比赛意外频出 大半鸽子丢失 鸽主损失惨重

  60万奖金 引来全国鸽友

  2005年10月22日,位于定远镇的兰州金羽赛鸽公棚宣布举办2006年第三届秋季公棚竞赛,奖励冠军10万元,亚军5万元,季军3万元,4-200名1万元至1500元不等,奖金总金额60万元,为兰州市历年信鸽公棚赛奖金最高的一次。金羽公棚在竞赛规程中规定,交鸽时间为2006年3月1日至5月31日,参赛信鸽必须是25-40天的幼鸽,每羽参赛鸽收费390元。比赛预赛为300公里,地点在泾川,时间定在2006年9月16日。决赛为500公里,地点在陕西富平,时间定在2006年10月2日,整个比赛由甘肃省信鸽协会委派裁判进行监督。

  总奖金60万元的比赛引起了全国各地鸽友的注意,全国各地的鸽友纷纷将自己的幼鸽交到金羽公棚,期望自己的鸽子能在比赛中获得大奖,绝大多数鸽友都冲着此次比赛的高额奖金而来。定西安定区一位鸽友一次向公棚交了290羽鸽子,光参赛费就交了十几万元。到2006年7月25日金羽公棚在比赛前清棚时,已有2857羽鸽子报名参赛,鸽友交纳参赛费用达110多万元。

  漏洞百出 奖金平均分配

  但是此次信鸽公棚比赛一开始就出现了问题。9月12日,预赛前4天,公棚在六盘山200公里的一次训放中,2231羽鸽子只回来了662羽。到9月16日预赛时,报名的2857羽鸽子中参赛的只有827羽。原定9月16日的预赛地点在平凉泾川,空距为300公里,但当日裁判与公棚却擅自改变了比赛距离,在空距250公里的平凉就放飞了鸽子。10月12日上午是决赛日,鸽友们都聚集在公棚中等待大奖的产生,但当天比赛中,扫描鸽子电子足环的扫描系统却出现了问题,最后除第一、二名赛鸽通过电子扫描外,其他鸽子的比赛成绩与名次均无法确定,裁判与公棚工作人员只好手工登记了前198羽的环号。在奖金分配问题上,除冠、亚军外,前198名的赛鸽平分了剩余的45万元奖金。

  损失惨重 鸽友无处讨说法

  一场信鸽比赛就这样以鸽友的惨重损失而告终,当鸽友就比赛中出现的问题向公棚讨要说法,要求公棚赔偿损失时,得到的答复却是训放中鸽子没回来,只能说明你的鸽子不行,况且中国信鸽协会指定的比赛规则中,并没有说明训放中丢失多少鸽子算正常,因此无法赔偿。至于预、决赛中出现的问题,属于偶然情况,公棚对此没有任何责任。

  信鸽公棚赛:由于信鸽会认窝,因此设立公棚,将从未放飞的雏鸽全部集中统一饲养,统一训放,这样比赛时鸽子会回到同一个地方,公棚实际上就是一个比赛平台。

  作为和平与圣洁的象征,鸽子深受人们的喜爱,随着养鸽人数不断增加,信鸽交流和信鸽比赛活动也活跃起来。目前一些赛鸽活动收费越来越多,奖金也越来越高,使单纯的体育竞技变成了赌博,而缺乏监督管理机制使得比赛本身缺乏公平性与公正性,不管比赛结果如何,公棚却是最大的赢家。

  竞技变赌博比赛背后有黑幕

  省信鸽协会:公棚追求利益最大化 兰州市体育局:将就比赛中的问题进行调查

  公棚负责人:

  我们已补偿鸽友

  11月19日记者采访了金羽公棚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公棚在六盘山进行200公里训放时,由于六盘山、兰州两头天气状况良好,但中间地段天气不好,同时9月12日新疆和田发生5.4级地震,使地磁场发生改变,对训放信鸽的归巢产生了影响,这是信鸽训放时大量丢失的主要原因。预赛时没到指定地点是因为半路堵车,怕赛鸽颠簸时间过长不得不半路放飞。而决赛中扫描仪出现问题纯属偶然,他们也没有办法。按照公棚的规定,比赛结束后所有获奖的赛鸽都要参加拍卖,拍卖收入的60%归鸽主,30%归公棚,10%为费用。未拍卖出的获奖鸽鸽主交100元饲养费后领回,其他未获奖的鸽子鸽主交50元领回。考虑到此次比赛中鸽主的损失,比赛结束后他们没有对获奖鸽进行拍卖,也没有向鸽主们收取饲养费,已经以这种方式补偿了鸽主。就此解释鸽友们并不认同,他们告诉记者,9月12日200公里训放时,从六盘山至定远镇天气状况一直良好,而地震影响鸽子归巢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因为当天新疆和田地震是凌晨2时,和田信鸽协会当天也进行了一次比赛,鸽子都正常归巢。而远在千里之外六盘山的鸽子怎么会受到地震影响呢?

  省信鸽协会:

  鸽子被养得像鸡一样!

  甘肃省信鸽协会秘书长王宝林对此次比赛出现的问题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公棚追求利益最大化是导致信鸽训放时大量丢失的主要原因。公棚对信鸽的饲养是鸽主选择公棚的主要原因。按照中鸽协竞赛规定,鸽友在比赛前交鸽时同时要交参赛费。但金羽公棚采用了先交鸽子后交钱的做法,鸽子先交到公棚养着,等到清棚前再收取鸽主的参赛费。正常情况下,幼鸽交到公棚后必须让其在公棚周围进行飞翔,称为家飞。而家飞过程中难免有鸽子会丢失,一旦丢失一羽鸽子,鸽主就少缴纳390元的参赛费。在利益的驱动下,公棚在清棚前很少对鸽子进行家飞训练。7月23日他与省信鸽协会的其他领导到金羽赛鸽公棚进行检查时发现,由于很少进行家飞训练,许多鸽子长了水膘,肥得像鸡一样,基本上丧失了飞行能力。当时他就主张要对兰州金羽公棚进行处罚,但由于种种原因最后只是批评了事。按照中鸽协的规定,信鸽在拉到规定比赛地后,必须由当地信鸽协会拆卸铅封,并且签字盖章后才有效,严禁中途放飞。预赛不按规定的距离放飞,决赛中扫描仪出现故障正是鸽协的部分裁判人员监管不严造成的。

  鸽友:

  公棚是最大赢家

  王先生是一位鸽友,也是此次比赛的参赛者,他告诉记者,目前兰州市的信鸽比赛以及公棚在管理上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但由于公棚是由信鸽协会批准成立的,而协会本身是一个由民政部门管理的社团组织,在监督管理上没有行政处罚权力,他们蒙受损失后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像运动员比赛需要赛前训练一样,训放是信鸽公棚赛非常重要的一环。而这个过程基本上处于无人监督的状况,很容易做手脚。例如只训放一部分鸽子,一部分不训放,鸽子训放时丢失的真正原因谁也不知道。公棚名义上是经省信鸽协会批准,报民政部门后成立的非营利性企业,但每次比赛公棚都有非常可观的利润。像此次比赛公棚收了2857羽鸽子,收取参赛费用达110余万元,而除掉60万元奖金后还有50多万元的利润。同时比赛结束后公棚会拍卖获奖的鸽子,拍卖所得的40%归公棚所有,同时鸽主在领回鸽子时还要交纳50-100元不等的饲养费。由于整个公棚财物独立核算,作为监督单位的信鸽协会对公棚收取参赛费用以及资金使用情况没有监管权。鸽友们说公棚实际上利润非常丰厚,但却借着非营利性企业的旗号不进行工商、税务登记。

  • 责编: